•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文章回放:一個演唱會的誕生(第十二章):兩生花

    看見她倆就會使人想起那套電影的名字──僅是名字,與電影內容完全無關。會有這個名字的聯想,不單是因為她們常常都以二人組姿態出現,而事實上,她倆與花的拼圖從一開始就是分不開的兩生花!

    原來演唱會從一開始進行腦力激盪的密集會議時,除了統籌、導演、音樂總監跟主角之外,她們也得同時在場,見證和紀錄著一切變化的發生!因為到演唱會正式開演,舞台上的每一個細節,都由她們監督進行。她們是舞台執行,也是演唱會的實踐者!

     一個演唱會,如果真的要數誰會從頭跟到尾,舞台執行必入三甲。台北綵排要跟;北京練團也要跟;現場綵排更是她們最費心的時候。除了導演,她們可能就是最熟悉整個演唱會所有流程的人。 

    這是小侖第二次做華健的演唱會,她說:所有舞台上的事都歸舞台執行來管。亞雲是總指揮,小侖就在舞台上實地操作。當問到做一個舞台執行最重要的是甚麼時,小侖說:「舞台上常常都有一些驚險的狀況,所以專注最重要,而且每一樣事情都要注意到!」說的也是,但見小侖在每一次綵排開始之前,都細心的在每一位樂手老師的譜架上放上當天最新的節目單時,你會明白:細節其實往往反映出是一個演唱會的成敗。 

    綵排完畢,幕前的演出人員們都爭取時間休息用餐,養精蓄銳等待演出。可所有幕後的工作人員在匆匆用餐後不久,便得召開演出前最後的Briefing會議。舞台執行當然是核心成員。

    演唱會每巡到一個新的地點,除了舞台工程人員之外,亞雲她們幾乎也是第一批的先頭部隊。而每當綵排時,亞雲手上永遠都有一大疊文件,紀錄了演唱會每一個環節每一首歌曲的每一個細節,隨時修改。正式演出時她坐在控制台透過無線通訊發號施令:「各位注意,三分鐘後開始。30秒。20秒。10秒。」然後饅頭老師提醒說:亞雲你記得Q我播音樂。從頭到尾,也不曾見亞雲放鬆過,直到場館的燈光都亮起,演出正式結束,平日的佻皮才重新爬到她的臉上。

    夜闌人靜,回到飯店,當所有的幕後工作人員都可以完全放輕鬆,暫時忘掉演唱會的一切,找回自己之際,亞雲卻並沒有忘記演唱會結束後才可正式開始工作的阿邦和阿宏,她把兄弟倆不眠不休不食,為演唱會紀錄所作的努力和默默的付出,以及大雄看似瑣碎但重要的任務,用她細膩的筆觸,一一呈現在工作人員中間,那份比錦緞還要細的心思,彷如一盞小燈,不但晴朗了異鄉的夜間,也溫暖了每個人的心房。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文章回放:一個演唱會的誕生(第十一章):TRULY UNDERGROUND

    有沒有想過"做"一個演唱會但沒有"看過"這個演唱會的?那當然不是指事前事後的舞台工程人員,而是整個演唱會由開演就在舞台裡,可到完場一刻,其實一直都沒有看過"真人表演"、舞台上的華燈璀璨,風光明媚,以及觀眾的熱烈反應……

    怎麼可能?
    原來一切皆有可能!

    來,帶你下來看一下:

    四面台沒有後台,只有地下台。這裡堪稱機關重重,也表示危險滿佈,因此,每進去一次都不免有點膽戰心驚,甫揭開黑布幔就得按照地毯上預先貼好的箭頭走路。每個箭頭都指向不同的出口,ABCD,不好好辨認便會誤入迷宮;不乖乖跟著走或許會"中頭獎",那可實在太糗了!以下是一句至理名言:「舞台是最危險的地方」,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在長春站碰到這幾位「地下工作人員」時,深深被他們的純樸老實吸引。東北話有夠難懂的,但還是能聽得到一些:「我們是負責舞美的啦~~我們每一場都要跟啊~我們最早來,也最晚走……要收拾啊!」

    當哥兒們知道自己也會成為被採訪的對象時,滄桑的臉孔立刻變得十分雀躍。拍照時抖擻精神,沒有出奇制勝的POSE,倒使人聯想起幾十年前在古老影樓裡面拍的全家福或畢業照,每個人都交出一個最帥最端正的自己……咔嚓一聲,還在檢查照片是否對焦時,幾個大男人又變成小孩子一樣,簇擁圍攏,好奇地看著數碼螢屏中的自已和對方,臉上露出了與他們年齡不相稱的純真笑容。滿足,原來就這麼簡單!

    要開演了!

     哥兒們第一項重要的工作是操作"中央升降台",把華健安全送到「天上」。華健的歌聲縈繞在場館四周吧?只是隱隱約約,聽得不大清楚。然後勇哥和軍哥就得全神貫注的操作幾套機器。包括剛才提到的中央台的升降操縱器,這可非常重要,因為關乎歌手的生命安全,絕對不能出錯啊!對不?還有就是準備乾冰噴霧,這傢伙有時會不聽使喚,太多上面的華健就不見了!太少仙境又降格為凡間!所以要駕馭得好也不容易,旁邊的電視屏幕就能幫上一大把。絕大部分的時候,這些兄弟們也只能透過這個黑白小屏幕看著華健表演……

    終於演完了!華健也一陣風似的被各人簇擁著離去,大家也各自收拾樂器,樂譜。打包的打包,掃地的掃地,搬運的搬運。真的累了!可是當車子穿梭在七彩霓虹燈的長河時,以下幾個背影還鮮明地烙印在腦海中: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唱片製作的有所為與有所不為—與饅頭老師對談

    原來很多朋友都知道饅頭老師是山東人啊~~

    對!當知道饅頭老師是山東老兄時,心中就出現梁容若先生對山東人的稱譽:「山東人在厚重裡有瀟灑,在純樸裡有靈秀,在平凡裡有器用,接觸的越久越能發現心靈的美」看!這不是活脫脫的饅頭老師。哈~

    問饅頭老師是怎樣加入擺渡人的?原來他當年是因認識劉志宏老師的同學而來到擺渡人錄音室幫忙的,這樣便跟華健和擺渡人結下不解緣。

    趁某人不在場,問問饅頭老師覺得這位哥兒們如何?

    厚重純樸的老師也毫不隱瞞心底話:「他是個很好的人,是個很親和的老闆!」

    而華健口中的饅頭老師呢?反倒有點怕好友「人是不是太好,會吃虧了 ?」

    多夠朋友的哥兒們!

    之前說過:饅頭老師是渡船頭錄音室的最高長官,也是華健唱片的最後把關人,可以想像饅頭老師對唱片音質要求的嚴格程度。聊著聊著,筆者大膽提出以下的問題,很想知道饅頭老師的看法:

    「老師啊~近年唱片市場上不就很流行一些甚麼發燒天碟──就是那些專門標榜音質的唱片麼?不少資深唱將都有類似作品推出,那……華健有沒有推出這類唱片的念頭或打算?」

    意料之外,饅頭老師的語調雖然跟他的人一樣厚重,但溫文的語氣中卻透露出一股非常的沈穩,看得出擺渡人對此問題早有共識和定見!

    他說:「不錯,這些天碟的賣點就是錄音很講究,好像收音器怎樣架設也很有學問,但這也只是唱片製式的另一種規格……」

    然後,老師說了一大堆技術性詞彙,(下刪500字……)老神在在,卻聽得筆者一頭霧水~

    重點來了!

    老師總結:「老實說,有這樣的『天碟』,你必須要擁有很棒很高級的音響器材,然後收聽欣賞時要懂得各種配件的調校配合,才能發揮那張唱片的錄音果效。一般普羅大眾有嗎?我們現在常用的聽唱片方式,能呈現出那張唱片音質的多少?說穿了,它不過是一種包裝而已!珍藏一張唱片不是因為它呈現的音質,而是歌手有沒有用心做好每一首歌。」

    一錘定音!

    最後,老師更引用了一位他很欣賞的音樂同行Jim Lee的看法:「唱片製作是很主觀的,每一個音樂人對唱片製作的看法都不一樣。但好的唱片,必須能展現製作者和受眾都感到最舒服音樂形態。」

    所以──華健有沒有推出「天碟」的計劃,相信大家心中也已有答案吧^^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文章回放:一個演唱會的誕生(第十章):暖呼呼的饅頭老師

    還記得在北展的場館裡,以下這一幕常常會出現眼前:

    一個碩大的身影,像游泳選手般從控台"游到"舞台。不旋踵又從舞台"游回"控台。
    大家不是說北展從第一排到最後一排是50米嗎?那剛好是一個標準游泳池的長度!
    用"游"是因為這個身影的動作還蠻快的,倏忽一聲就從你身旁掠過!
    而且幾天都是這樣,"游"到身旁的人眼花繚亂,都已經數不清他這樣"游來游去"多少回了!


    就是他! 

     

    他是誰?

    大家都稱他作"饅頭老師"。只要一提起老師的名字,每個人就像好學生立刻起立敬禮,可見老師受尊崇的程度!
    這是一個經常在華健唱片內頁中:白金/唐樓錄音室後出現的名字。用行內人的話,就是一張唱片最後的把關人。
    這一關至為重大,能不能交出母帶還得他點頭~請記好:老師姓孫名仲舒。

    不說不知,其實饅頭老師也是擺渡人之一,頭銜非常顯赫:渡船頭錄音室裡的最高長官。現在搖身一變為場館音控把關人。
    饅頭老師說在此之前只是代班性質的當過三次室外場的音控。這次受華健所託隨團南征北討,好學不倦的老師形容這是他人生中"最後一個學分"!不管對音響工作已經多麼熟手,他永遠都抱著學習的心態去面對,果然是和華健一起打拼多年的哥兒倆!二人有夠相像的!

     平日在錄音室中對音質和整體錄音效果要求非常講究的最高長官,坦言場館音控是一項非常艱鉅和嚴峻的考驗。
    因此,做事一絲不苟,容不下一點瑕疵的饅頭老師,在接下這項任務之後,每逢到達一個演出地點後,天天上午9:30就到場館"游泳"~(天啊!原來大伙抵達綵排之前他已經游了很多遍,老師你累不累啊!)

    一張唱片的混音效果可以在錄音室裡無止境的反覆推敲,不斷磨到滿意為止。
    可是現場演出卻不容許"
    TAKE TWO",同時也是分秒必爭的--既要配合舞台監督的要求,在分毫不差的時間播放音頻,還得判斷各種樂器的輸出輕重,以及為歌手的聲效調校到最完美的境界──
    這一首歌的重點是突出歌手的聲音,歌手音軌便要推前一點;那首歌到了多少個小節就是吉他表演時候,其他樂器都要讓步。
    因此,音控把關人不但要懂音樂,而且要非常熟悉每首歌曲的編排,具備超凡的臨場應變和判斷力,更要和歌手建立默契──
    綵排時華健會因應自己聲音的狀況而作出不同要求:「饅頭今天這個歌我想你把我推後/推前一點…..對!就是這個位置,麻煩你幫我記下來。」「饅頭,你看啊!如果我用這個手勢,請你……..」
    所以,各位觀眾:別誤會了,有時候華健的手這裡指指那裡摸摸,可能是在跟饅頭老師用手語溝通喔~~
     


    幕後團隊的工作組絕大部分都是二人幫的,但場館音控通常只有一個人單打獨鬥。
    難怪饅頭老師要不斷"游來游去";難怪他總是很認真地徵詢別人的意見:「怎麼樣?你覺得可以嗎?」「不好意思,想請你幫我在某某位置聽一下……」
    然後每一次演出後,不忘立即搜集回饋。著緊程度絲毫不下於主角。

    然而,這樣一位貌似嚴肅的大男人,其實真的像饅頭一樣:暖暖的,很溫柔。以他的地位跟他在行內的資歷,他根本就可以直接發號施令,但每一次他總是誠懇地提出請求。
    他,總是讓人想起飽滿成熟卻謙卑低頭的禾穗。每當回答提問完畢,都像小學生一樣,恭恭敬敬地總結:報告完畢!
    然後,在某一天的早上,在你身後略帶腼腆地躹躬並輕聲招呼:早上好啊!


    饅頭老師絕對是這次"花的拼圖"行程中「最美的發現」!因為你使這一塊拼圖更美麗;你是大家學習的榜樣!

    [下期預告:從未曝光訪談: 饅頭老師淺談唱片製作,敬請期待!!]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互粉區:觀《音樂傳奇》不滯於物,草木竹石均可為華健也 -- by Wakin.comer --eswangdong

    非常認真地看完了央視《音樂傳奇》欄目為華健做的四期精彩的節目。

    有很多的感觸、驚喜、想念和共鳴;看得出來欄目組的編導是用了心思地,對的住華健和喜歡華健的朋友們。

    四集的節目容量基本涵蓋縱橫樂壇二十多年華健的點滴微粒,起承轉合;

    著名配音大師徐濤老師作為講述人,同樣用他那渾厚穩健的聲音娓娓道來;

    不肯急促一秒,也絕不拖遝一瞬。

    作為華健的一個朋友《第一集》看完心裡暖暖地、《第二集》看完心裡憂憂地、《第三集》看完心裡憐憐地、《第四集》看完心裡悅悅地。有很多時候,片子中播放的歌曲,我都會大聲地唱出來,每每動情也都在這來往應和的情緒中了。

    徐濤老師在《第一集》結束時這樣說道:

    “因為心底純淨,才讓自己的歌聲毫無雜質,這種透徹的明亮也能直接照進歌迷的內心;

    所以,聽周華健的歌不能僅僅用耳朵,還要用心靈!

    而周華健也不僅僅是一個歌者,他更像是一個令你信賴、開懷的朋友!”

    說得真好呀!這麼多年來,正是這樣的一把聲音鼓勵著我們堅強的穿行在生活的洪流中,幫我們度過坎坷、抒懷憂思、收穫幸福!

    說實話,華健鼎盛的《第二集》把我看哭了。動情的原由則是出於華健對於康子以及家庭想關愛又關愛不到的英雄氣短。

    徐濤老師說到華健九五年奔波於忙碌的工作中,疏於家庭的責任以及接到康子電話的身不由已!

    讓我們這些聽著華健歌曲成長為家庭支柱的中堅力量們難免心生憂憐!而此時《我要回家》的歌聲慢慢響起,才突然明白,原來華健其實在《愛的光》裡還有這樣一種表達呢!(特別驚喜地聽到《明天我要嫁給你》李琪老師的小提琴版本,真好;聽到小李對華健的評價:功底型,十分注重咬字、轉音、呼吸、專心一志地唱,讓人覺得誠意十足!)

    求新求變求突破的《第三集》很是令人糾結。在這個單元裡,徐濤老師重點提到了個人非常中意的來兩張專輯《愛的光》和《生生活》。也常暗自抱不平,如果那個階段的華健出歌速度能緩下來的話,我堅信這兩張專輯絕對能夠叫好又叫座;

    在這一集裡驚喜的發現是《有故事的人》的現場版。欄目組用的是央視第一屆音樂風雲版素材;欣喜的看到華健的短髮眼鏡造型!哈哈,很是閃眼呢!(此短髮造型在MV《你在我心裡面》時採用)

    特別一提的是央視風雲版的音響設備在早年間都很是乾澀,很多大牌現場都馬失前蹄!但是,華健唱得真是沒的說,不信的朋友可以自己去甄別。


    《璀璨》《你們》和《花旦》最終破題的《第四集》,如情緣又如琴弦,一動漣漪萬千……

       “金庸先生筆下的獨孤求敗一生用劍三把:

    利劍        : 淩厲剛猛,無堅不摧,弱冠前以之與河朔群雄爭鋒。

    紫薇軟劍: 三十歲前所用,誤傷義士不祥,乃棄之深谷。

    重劍        :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四十歲前恃之橫行天下。

    四十歲後,不滯於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

    四集之後,悅悅之喜充盈良久,就境界我思周郎唯不滯於物,草木竹石均可為華健也!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文章回放:一個演唱會的誕生(第九章):問津桃花源

    這裡是哪裡?



    北京之大,總有不少秘密基地可供所有的演唱會器材藏身以及樂團大軍練兵的。
    地標密碼:四周都是林子。哈哈!這話說了等於沒說。用當年明月的話:廢話!但廢話也是真話啊!
    實情是:已到達的的人都說不出自己身在何處;去過的人隔天再也找不到來時路。那──就姑且名為現代桃花源吧!

    在這裡,大家都在作最後衝刺。練了三天,一天比一天緊張。大家都要配合,務求一致,務求完美。不容有差錯。 

             

    不過,緊張練團之餘,總有源源不絕的愛心從世界各地送來:有糕點,有水果,看秀偵老師吃得多開心!總裁吃得多用心! 

    茫茫人海中,緣份就是如此一點一滴的積累,能有緣相聚並一起打拼,殊非偶然,無論是苦是甜,其實都得來不易,大家都十分珍惜。 

    面對著日益逼近的公演日期,也眼看著身邊所有的台前幕後人員在為自己用心、勞心、勞力;
    雖然已是身經百戰、也在北京開唱多次的華健,仍不諱言他「心情十分緊張」。他甚至說「不懂得形容」自己的心情。
    雖然花的拼圖提上議事日程已經有超過大半年的時間,但臨近演出時還是覺得很趕,時間不夠用,因而使樂隊老師們格外勞累,他為此也心存歉疚。
    這次演唱會,他也嘗試了一些從未唱過的歌。
    令人意外的是:一位已經是殿堂級的歌唱大師,還抱著一個新丁的心態:「這個歌我還在學,還在練,有些情緒還在揣摩。」(是哪一首歌?大家已經猜到了吧~)
    當談到要應付一連三場的演出時,他最最最在意、也一直放不下的是:如何讓自己在三場都以最好的狀態出現,不讓任何一場的歌迷朋友失望!

    有誰知他此時情?

    不管怎樣,箭已在弦,一觸即發。

    時間,是不會等人的。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互粉區:《由華健而想到的一些隻言片語》-- by Wakin.comer --玢淩華

     談天說地間,是妙語連連,趣味盎然,偶爾也滿腹經綸哲理兮兮。

     歌聲飄揚中,是深情款款,情真意切,訴說那你我曾相似的心境。

     

     是那一種底慍 ,讓一個人如此的就剛剛好呢!

     可以深沉儒雅,也可以活潑可愛。

     

     是那一種態度,讓一個人如此的豁達與開懷呢!

     身旁的人感受的總是那極具影響與傳染力的笑聲笑語。

     

     已是一個無人可企及的高度了吧!

     但是卻始終懷有赤子之心,充滿感恩與欣喜。

     

     

     很多時候,

     在順遂時,我們會把一切當做理所與當然,卻忘了感激。

     在失意時,我們會把一切當做不公與虧欠,卻忘了檢視。

     

     也曾因為,

     淩亂的生活,忙碌無為的工作,而失意歎息。

     不安的世界,瞬息萬變的事件,而惶恐無力。

     

     人生的歲月中,幸而有華健、有那些歌聲,陪伴我們、安慰我們、鼓勵我們。

     從什麼時候開始呢,要怎樣學習呢,如何才能夠豁達與開懷、感恩與欣喜呢。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渡船頭的多寶格--藏在《金枝玉葉2》的小故事

    有到過台北故宮博物院參觀過嗎?

    有見識過其中一個"多寶格"的典藏展覽嗎?

    博物館展場的文案是這樣寫著的:「人性中有種極為底層、原始卻強烈的慾望,那就是擁有與收藏。
    問題是,如何讓擁有的過程,永遠充滿樂趣?讓收藏的結果,不受限於空間?
    清代「多寶格」的製作,集結了歷代掌控空間的經驗、技巧,
    以及明朝文人對生活的熱情與智慧-既講究蒐藏的品味和理性,也將赤子之心添增於收藏的情緒中;
    既是一個
    具體而微的遊戲空間,更是一個充滿變化的空間遊戲。」



    人生也許都一樣, 一位藝人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 同樣收藏在每個支持者記憶裡的多寶格裡,
    妙在人人不同,奇在事事不一,時空不僅交錯,火花更款款新奇.

    事情是這樣的:

    某一天,某一人,忽然發現在這個網站內某一區塊的某一角落裡,藏著一個沒有多少人知道的小故事,
    四出探問.....事情慢慢在歌迷圈中傳了開去,如漣漪般擴散......
    就這樣,不經意打開了一個潘朵拉的盒子,從此掩不住了------
    這只是其中一格的珍藏,
    還有沒有其他????就看大家的發掘功夫囉~
    這極可能會成為花旦和大家長玩長有的"玩具箱"喔^^

    香港資深娛樂版記者林冰以擅寫人物的聲容笑貌著稱,
    在這位前輩筆下的哥哥, 表面霸道內裡卻坦誠率真,  
    而當時她眼中一位新崛起的天王, 體貼謙遜, 不亢不卑.

    全文用廣東話寫成,在這裡暫不翻譯成書面語,

    大家不妨試試能看懂否?
     

    渡船頭的多寶格--藏在《金枝玉葉2》的小故事
     
    1996年 
    (香港)明報   娛樂版專欄「林冰出巡」
     作者:林冰(香港資深娛樂記者, 數年前已逝)

    客串《金枝玉葉》續集做路人
    榮少發脾氣華健忙讓路

    周華健整個7月都在放假,他說甚麼都不做,只留在台灣家中,陪陪老婆同孩子。一年難得有這麼一段日子。

    周華健來港三天,剛好碰上陳可辛,找他客串《金枝玉葉》續集的「路人甲」,這個喜歡廣結善緣的朋友當然是一口答應。

    開始時他們說可以早點拍,拖到半夜士二點,有個助製的來跟他說:「你要有點思想準備……可能……」

    他跟我說:「無所謂啦,都來咗嘞,想點咪點囉。」

    每一個都想早點拍、早點走,周華健這個來幫忙的當然也不例外,但是由頭到尾都無出聲,只是張國榮發了那助製一頓脾氣,我聽見周華健自言自語話:「佢嬲緊,讓俾佢先。」後來,一切歸於平靜,華健又話:「發脾氣,都係要拍,咁又何必呢?」我倒是幫Leslie講了句好話,我話:「發嬲係一表姿態,表示介意,希望改善啫,有時需要架。」

    「放大假點解唔同老婆、仔呀去旅行?」我問。

    「旅行咪又係累到死,邊度似得放假在家好呢?」佢話。

    周華健坐係度同我傾偈,張國榮過來帶著責備的語調鬧佢:「咁耐都唔寫歌俾我,你想點呀?」

    「我好忙呀。」

    「你忙?你依家做緊咩呀?」

    「我一定要返台灣,見到我仔,我至寫到歌。」

    「做咩見到仔至寫到歌呀,你靠佢買奶粉呀?」張國榮帶著責備的語調說。

    我笑住對張國榮話:「你知嘛,你剛才對助製發脾氣時,周華健話做大明星真過癮喎。」

    「吓?」張國榮推了周華健一把:「你踩我?」

    那歌手笑到滿臉魚尾紋的:「唔係唔係,我係話要有好高成就的明星才可以發咁大脾氣啫。」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文章回放:一個演唱會的誕生(第八章):良辰那得幾回醉 夜來花香渡船頭

    7月底的台北是令人迷醉的。

    有假期都想往那邊一鑽,夜市小吃,誠品101;茶香書香酒香,想著都流口水。

    台北那種悠閒慵懶的氛圍是在別處無法找到的。

    但就在此時,台北渡船頭裡一位男生卻因為一座琴而傷透腦筋,快要抓狂!

    預訂8月第一個星期的綵排已經迫近眉睫,他要負責張羅所有演唱會樂手需用的樂器。
    辛苦了幾個星期,萬物俱備,就欠一座琴。
    他嘗試過向很多地方借用,但都無功而還,綵排日期愈臨近,他的沮喪也到極點……

    大軍終於殺到。

    初排。 


     

    人跟音樂在磨合,彈跟唱都在磨合。戴著口罩也得與病魔磨合……

     

    大家可能沒想到,整理樂譜是最乏味最瑣碎,但卻是每時每刻必不可少的工序。
    這裡絕對是"夜夜笙歌",但絕不是"紙醉金迷"~
    台北初排完成了,各人回到老家才剛喘了一口氣,北京練團又在吹響集結號! 


    P.S.
    那座差點令小男生得了憂鬱躁狂症的琴如何了?
    只知事後有一張電子琴的照片流出,說明文字:"借不到你,我就買下你!"所指何事,有待查証。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互粉區

    互粉區

    需要更多不同的題材

    繼續來稿吧~~

    service@wakin.com
     

    等你喔^^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互粉區:《雨人隨想》-- by Wakin.comer --藍紫依淩

    最愛哪張專輯,曾經問過很多次,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雨人》。

     

    除了《花旦》,《雨人》是離我喜歡華健最近的一張專輯。也是一張很不一樣的專輯。在煩躁囂華快節奏的生活裡,《雨人》就像一片新天地,帶著雨後那種被雨水沖洗過的清新,慢慢的滲入心脾,給每個人一個淨化心靈的機會。

    喜歡華健的時候,剛開始也對《雨人》不在意,華健多的是激昂震撼酣暢淋漓的歌曲,《愛玫瑰》和《以後》等顯得其聲不揚,淡淡的曲風,溫溫的聲線,平凡簡約。可是慢慢的聽多了,看多了,發現那張專輯裡的張力。《雨人》不震撼,甚至簡單,但確實是值得反復傾聽斟酌的歌曲,。多少個夜晚,靜靜地聽著《雨人》,淡淡的憂傷伴著絲絲的甜蜜流淌在血液裡,就像缺氧的魚重新換了水一般,一個隻屬於我的天堂。

    五年的音樂追求掙扎,變與不變,隨波逐流或是堅守己見…心疼他的糾結和彷徨,也感動他的成熟和選擇。我不敢說我瞭解華健多少,只是華健說過他在《雨人》裡找到新的自己,我也覺得我感受到了。有人可能覺得這張專輯過於平淡,沒有直抒胸臆痛快,沒有勢不可擋的銳氣!可是沒發現多了一份千帆過盡的淡然和絕壁逢生的希望。

    華健做了很多嘗試,譬如說《我們不哭》,專輯裡的版本聽了N多次後,完整電臺版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我曾經被震撼過,華麗的編曲,熱鬧的音效…這是當下年輕人所追逐的,可裡面明明有一絲演唱者的落寞和不甘。華健說過本來感動的歌詞沒了感動,那歌曲除下聲音已沒有生命力,所以他選擇了簡簡單單的吉他,自彈自唱,他覺得,夠了,感動,回來了!聽著這首歌,就像他就在身前,用著他溫暖的手,握著我,說:“我們不哭!”好,我們不哭,因為你在!也夠了!!

    兜兜轉轉,百轉千回,華健說人生就像一個圓,人要回到起點,回歸到最初的感動和單純。有些人不會贊同,因為他們習慣了向前衝刺,對他們來說,人生是一條直線,只有前進…沒有孰是孰非,只是選擇不同。既然華健選擇了回歸,那我們就慢慢的擴大這個圓圈,讓更多被感動的人有一片新天地。

    我也曾經這樣想過,真正的絕頂高手並不是多麼鋒芒畢露,而是能收起劍氣,隱起殺氣,隨性泰然的人。我不敢說華健做到了,但起碼我感覺到了。雲山之巔,你我席地而坐,茶水嫋嫋餘香,絲絲熱氣,我問你江湖,你微微一抿,江湖多少事,盡付笑談中…遠處薄霧繞山,似幻似真,靜聽鳥語,淺聞花香,多少心事隨風而逝…雲淡風輕……這是大智,亦是大愚…

    所以我覺得《雨人》這張專輯是可遇不可求的,在那個階段,那個時刻,華健用它來向我們訴說那種心情。我相信華健用了很多年才學會收放自如,我也相信《雨人》不會是常態,那是一個終結,也是一個開始……

    華健還有很多的音樂心情放在心裡,還有很多的音樂能量沒有釋放,在這麼多年的自我完善追求中,我期待著小宇宙的再次絢麗爆發…等著驚喜和震撼!!!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文章回放:一個演唱會的誕生(第七章):Leader of the Band

    當我們聽到「音樂總監」這個詞兒的時候,第一個浮出來的,會不會就是這首歌?曲詞唱都感性浪漫得彷如沒有腳的飛鳥。但實際上,音樂總監的活兒可多呢~~~

    首先──屠老師說:當演唱會的主題和和曲目都大致定下來時,他要把整場演唱會的音樂表現方式串連起來,像是之前提到的串場音樂,並要在演出前錄好音,再來跟導演去對。其他的歌曲如〈天涯歌女〉需要用上弦樂,他們就請李琪老師編寫樂譜,練團演奏。不同的歌曲要用甚麼音樂形態表現出來,通常要經過一番討論,當中有華健的意思,也有他的意見,待找出一個大家都滿意的結論後就去執行。用弦樂就去編弦樂,要搖滾的去編個搖滾版,各人分頭行事,最後由音樂總監來統整。

    當談到像華健這樣的資深歌手,大大小小的現場演出可能超過800場,鐵杆粉絲們聽〈花心〉和〈讓我歡喜讓我憂〉也可能多達100次!可經典名曲不能不唱──這等於說去北京沒在故宮"簽到"不算來過北京;華健沒吃過腸粉不算吃過港式飲茶……那麼,做華健演唱會音樂的其中一個難度,會不會就是大家對華健的歌曲太熟悉?怎樣在音樂上為這些歌曲賦予新生命,讓人不至於聽膩、歌手也不致於唱到厭煩呢?需要重新編曲嗎?但嶄新的編曲會否讓觀眾的耳軌不習慣,影響他們的投入欣賞呢? 

    對此,屠老師淡定地道:「編曲只像是穿衣服而已。」言下之意可能是:一首好歌本身的魅力是不會因為編曲的新舊而有所折損的。不過,大家又可聽得出這次花的拼圖演唱會有哪些歌曲是重新編曲的呢?好聽嗎?那可是老師們真的付出他們的愛的作品哪~~

    這次花的拼圖演唱會也算是一個全新班底,兩位吉他手和一位鼓手都是新加入的老師,不同的場次也會有不同的弦樂成員,音樂總監就得協助各位樂手老師互相配合協調,例如彈奏的速度如何;風格要如何,甚至哪首歌曲要多唱一段或刪一段……等,都需要明確的指示。問到大家的默契如何?屠老師滿意地笑道:「還蠻不錯的!」


    當然!那是經過多次練團培養得來的結果呢~

    因此,練團其實不僅是「一起吃苦的幸福」,也是「一起幸福的吃苦」!何解? 

     

    花的拼圖巡演常常出現的臨場點歌項目,
    除了考驗「提詞聖手」小江
    (日後可簡稱為「詞聖」)外,
    也是屠老師和華健的二人互動時刻。
    音樂總監可真夠忙的!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互粉區:花旦-- by Wakin.comer --Yixing

    花旦

     

    濃墨重彩

    塗抹歲月鏗鏘的鑿紋

    胭脂水粉

    雕飾那似不屬於他的純真

    俏語笑意

    總難掩抑 眼角的一道淚痕

     

    誰聽懂天籟背後

    婉轉的眷戀

    誰看懂轉身一瞬

    寂寞的衣袖

     

    然而 心若爛漫

    春風 也總是溫暖

    綻放風中的奇葩

    把光陰燃燒成傳奇

     

    那一刻 舞臺

    溶化為熾熱的絢彩

    他已非他 我已非我

    惟有繚繞餘音

    纏綿著 永不褪色的花期

     

    2011年5月28日新加坡花旦周華健演唱會後有感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文章回放:一個演唱會的誕生(第六章):暗號與四朵金花

    花的拼圖終於在2010年9月份開始了。一場,兩場,三場……

    除了像牡丹般盛開的華健、傳說中炫目的燈光舞美,你還記得甚麼?你還要知道甚麼?在你耳邊響起的回憶可以是甚麼?

    來!要重溫的請重溫,那就非得請來老師點評不可!

     

    近幾年來,華健演唱會總缺不了弦樂。弦樂彷彿已經成為華健演唱會的暗號。再次為華健跨刀編寫弦樂、同時負責花的拼圖部分場次演奏的李琪老師說:「從前華健的唱片還沒有條件做真正的弦樂。現在條件成熟了,也為了配合現場演出的需要,弦樂因而成為華健近年演唱會新元素的同時,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

    為甚麼是弦樂?

    「因為弦樂能表現出音樂裡的豐富感覺。這是電子合成器永遠沒辦法做到的。弦樂的張力大,而且因為演奏的人多,可以分成不同的聲部,節奏感強之餘,線條又優美。用弦樂編出來的曲子,結構也嚴謹得多!」

    那好,請大家細心留意:弦樂出現在花的拼圖哪些歌曲中?

    說著說著,李琪老師忽爾爆料,說這次花的拼圖還有一件秘密武器,但欲言又止,頻說保密……可幸皇天不負有心人,明查暗訪之下,得悉花的拼圖演唱會果然另有四朵金花!但並非展現在視頻燈光或華健的衣服上,而是綴在五線譜和屏幕上。

    如果你覺得這次演唱會的節目流程非常緊湊,一氣呵成,全無冷場的話,除了是因為每個曲目環節有著充分的起承轉合外,還加上四段多媒體片段的串場,發揮了縫合的作用,從而成就了一幅無縫的拼圖花衣裳!而要稱之為"四朵金花",是因為把配合這四組多媒體片段的音樂單獨拿出來欣賞,每一段音樂都是一件稀世精品!而且,它們全都是原創、且為花的拼圖量身訂造,只此一家,別無分店!裁縫師傅就是屠穎老師。


    在憶述"四朵金花"的綴成經過時,屠老師道:「這次演唱會本身有它自己的idea,有它要說的東西。導演先有構想,她需要怎樣的音樂風格,我們再互相溝通。」

    大家不妨仔細聆聽開場音樂──那是利用原曲(哪一首?想起來了嗎?)不斷重複轉調,從而強化這樂曲的主題意境。屠穎老師說這是他比較滿意的作品。

    屠老師也請大家留心一段大鼓音樂,這是北京一位編曲家的作品,他也是《紅》的創作團隊之一。讚~

    但屠老師在這次演唱會擔任的角色不僅於此,他其實是這次演唱會的音樂總監。

    音樂總監這角色聽得多了。但音樂總監是幹啥的呢?

    且聽下回分解~

  • He thinks
    avatar
    管理員

    復活島巨石像的秘密

    剛剛手機簡訊響起,收到幾張頗驚人的照片,

    是誰傳來的呢?
     
    原來是我的花旦老闆,他目前仍然與家人在美國休假當中,
    剛剛Anya給他看了這張幾照片,他很想與各位wakin.comer分享,
    不巧沒有網路可用,所以透過手機簡訊由我代發~
     
     
    華健說 : 我看我們終於可以知道他們是男的還是女的了....
     
     
     
     
    以上照片由 http://seeker401.wordpress.com/  轉貼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文章回放:一個演唱會的誕生(第五章): 小樓房裡的玫瑰騎士

    隨著[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過的花旦]系列開始,又把大家帶回那個花的拼圖的季節,

    現在,春天來了,花事正濃, 那些花兒還在盛開呢~


    2010年6月14日下午。台北某座小樓房裡傳出了隱隱約約的人聲,漸近漸鼎沸。

    走近時,但見幾位搬運工人為了一張椅子大費周張,滿頭大汗!

    令人頭痛的原因是:椅子太大,門框太小。辛辛苦苦從地面抬上二樓,以為大功告成,原來進不了房間!怎辦?

    但這張椅子是跑了很多天,找遍台北各處,才符合"簡約的,有質感的,但又有點舊舊"的感覺……

    後來,還是不知用甚麼方法給塞了進去,幸不辱命。

    這張椅子的任命是要給一位玫瑰騎士坐的。

    這位玫瑰騎士是怎樣的?要穿甚麼服裝?

    關鍵詞:熟男。魅力。高格調。一點點的年輕。

     

    他背後要有甚麼?

    一棵樹。象徵著大自然。

    原素材是棕色的大樹,為了配合花的主題,把它稍稍改了顏色,再加點其他素材。

    花的拼圖演唱會海報,就這樣成了。

     

     拍攝期間愛玩愛笑,喜歡活絡工作氣氛的華健擺了數十款不同的POSE,
    謀殺了照相機裡不少記憶體,但為了配合展現華健高雅成熟魅力的指示,
    所有手開開,扮鬼臉和誇張笑的照片都放在某個抽屜底裡,不知何日見青天~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文章回放:一個演唱會的誕生(第四章): To be 3 or to be 4, it is a QUESTION!

    1996年香港弦全演唱會唱片裡的文案曾提及過當時的工作團隊為了要用四面台或三面台而引起了激烈的爭論。

    三面台?還是四面台?怎麼十幾年了還沒有解決過來?

    因為對參與演唱會的每一個人,除了主辦,包括歌手、幕後團隊、甚至是觀眾,都似乎是一個愛恨糾纏的難題!

    作為歌手,肯定是四面台比較有吸引力!試想像一下:當你站在舞台中央,享受著四面八方而來的膜拜與歡呼,那是多麼震撼的一刻!但第一位在華語樂壇首次用四面台的歌手在約三十年前曾說過:站在四面台做一個演唱會,他要記住的事往往超過一百項!事實亦然。當全場漆黑,強光猛射之際,連方向都辨認不出來!搞不好就會跑錯位,甚至墜到洞底!華健也不是沒試過身受其害啊~~ 

    作為觀眾,四面台的氣氛是挺熱烈的,觀眾之間可以"彼此激勵",好玩得很!可是如果當那天歌手不知為甚麼老背著你向著對面唱歌時,你心裡肯定不爽極了,怎麼我花了那麼多的錢買票,整天只看到藝人的背影啊!!或者是要整天看"電視屏幕"?那我看光碟算了~~

    文玲說:對幕後團隊來說,三面台似乎是較理想的選擇。她的理由是:三面台能做到較大器和震撼的視覺效果。

    那,花的拼圖演唱會是三面台或是四面台呢?

    答案是:因應不同場館和觀眾容額的需要,兩個設計都有。這才是真正的考驗哪~~

    大家也許沒有想到他們曾經貼心的討論到:
    「上次跟XX開會,有提醒視線的問題,若中間台太高,右邊的觀眾會看不到左邊的華健。請你再檢查一次這個高度。」

    然後,華健要怎樣出場呢?

    要這樣嗎──
    「中間四片彩目幕降下台,華健中間升起來。」

    還是這樣嗎──
    「華健是先降至底台,接著華健站上YY升起來。」
    這個「YY」又會是甚麼東西????

    或是這樣呢──

    「在升降台做造型或包彩幕?」

    當然, 這個懸念,在已經完全結束的花的拼圖巡迴演唱會中,已經成為歷史了。

    但其實--各位親愛的童鞋們:

    你們有甚麼讓華健出場的新鮮點子呢???

    北展劇場舞台和後台"高""深"莫測”,
    2010年9月首演前兩天,
    舞台和燈光工程人員正在進行組裝工作。 

  • He thinks
    avatar
    Wakin

    眼睛? 其實我要寫的是....

    其實我要寫的是
     
    霸王別姬
     
    重看這部戲時
    我被剎到了…
    尤其是 被很多戲前三分之一的鏡頭中的 眼光 眼神 所震懾到…
     
    很奇怪 十多年前 我看過的啊…
    為何當時會錯過了這些
    而這十多年來
    奇妙的人生
    到底在我體內
    產生了怎樣的化學變化?…
     
    要開始了
    這次 你們真的要幫我忙
    我發現我文字的力量太薄弱了
    我無法寫出那些鏡頭 那些眼神的十分之一的震撼力…
    所以 請再看一次這部戲
    至少看一下前三分之一的以下幾個鏡頭:
     
    六七歲的小孩
    手指被切後
    皮肉之痛未退
    卻已經要面對到 一個純然陌生的環境…
    這時 他眼中 呈現出的 那些
    既懞懂不清 又崛強的 淚光閃爍的眼神
    真是天見尤憐…
     
    而在他被排斥後
    他那種帶著反抗 卻又帶著保護 自衛的那種敵視的眼光…
    道道剌到我心坎上來了……
     
    在受欺凌後的 淚花滿眼
    淚光中射出的 怒 與 恨
    再從淚流滿臉中
     轉為 感謝 感激的那種 光華…
     
    眼看大師兄 為了幫自己 而背罪受罰
    從後園雪地回來
    仍死不認輸 不認冷…
    小師弟仰望著大師兄
    那既嬌嗔 又責罵 又感激 又憐惜 的眼神…
    抬著頭
    仰起眼
    看著 看著…
    就在這一剎那
    一個年幼的張國榮 出現了…
     
    神奇的一幕!
     
    童星與張國榮 其實毫不相像
    但眼光散發的那僅僅的一秒
    他們倆接上了……
     
    終於
     
    他慢慢體會了
    戲班裏 本該用調皮搗蛋 嬉笑怒罵的心情
    來面對那些既無情又不人道的訓練
     
    "想要人前顯貴 必要背後受罪"
     
    挨打挨罵 必然的 為何不笑臉面對呢?
     
    就在戲班生活剛習慣下來
    新的問題出現了…
     
    女嬌娥 男兒郎 的痛苦爭扎來了
     
    幼小心靈中
    這到底是甚麼回事?
    天下大事 我可不知
    但是 是男是女 那還用問?!
    眼前這些大人們
    到底怎麼了…
    是你們攪錯 還是我不懂啊
    我明明就是男生啊…
    這到底是甚麼問題?
     
    於是
    一個才十來歲的小孩
    心智還沒成熟 就要開始面對
    精神層面上的 慌張 錯亂…
    心理上的 分崩 離析  瓦解…
     
    老師傅罵他說
    "你還真入了化境 雌雄不分"…
     
    明明是你們雌雄不分……
     
    於是
     
    一切就交給這個慌亂的 醜惡的 血淋淋的真實世界吧
    給予這清純少年心理與生理上的顛覆 破壞後
    他就能從 這世俗的規範中
    跨入到
    雌雄同體 這混沌不清 的藝術境界…
     
    在經歷過一個個的 驚滔駭浪後
    他終於暸解到 以及做到 後來袁四爺所說的
    "要雌雄同體才是最高的境界"…
     
    接下來 霸王別姬中 最震撼的一個眼神岀場
     
    葛優 !
     
    這袁四爺其實是戲裏之前
    那 變態老太監 所延伸出來的角色
    唯一不同處只是
    一清末 一民初 而已
     
    葛優出場了
     
    在二樓的包廂裏
    在憂暗的角落裏
    那眼神…從二樓的包廂往下 …出神凝視 的那一雙眼睛…
    眼中的兩點星光
    幽幽的散發出 那既曖昧 又無助 又被征服 又驚嘆 又不知所措的種種…
    千言萬語?千頭萬緒?千絲百結?千般無奈?
    目不轉睛的 沒表情的 卻深不可測的…
    而又顯而易見的滿腦子驚心動魄的想入非非……
    之後
    反而是他的一句話 道出了所有…
     
    "有 那麼一刻  袁某 恍惚起來了…"
     
    看過太多葛優的不同的角色了
    喜劇片 時裝片 甚至是宮廷勾心鬥角的陰謀片…
    都不比這戲裏的這個角色…
    太強大了
    太震撼了
    太駭人了…
     
    我有點喘不過氣來了…
     
     
    寫到這裡 我覺得差不多了
    我唯一的疑問是
    為何十多年前我第一次看時
    感覺沒有那麼強烈呢
    是因為當時的歴練不夠…
    是因為當時對京劇的無知…
    是因為後來皮毛的花旦經驗…
    不得而知
    但總算有緣
    總算多年後的今天 能看懂 看透了些…
    幸運的我
    並沒有錯過生命中的一種美…
     
    不管怎樣
    有機會
    請大家
     
    再看一次
  • They think
    avatar
    管理員

    他說了,那你呢?

    久違的華健談電影又重來了!
    去品味華健的點評,然後發表你的看法,搞不好會變成最好看的華健VS粉絲影評對談!
    那...還坐在沙發幹嘛?起來呀!去搬沙發嘛~~~~~~~~!~~~  

  • He thinks
    avatar
    Wakin

    看電影 寫電影

    既然不能上網聊天
    不如來亂寫一通…
     
    想起來了…
    我曾經有過一些演電影的經驗
    演得很爛
    導演受不了
    跑來跟我說
    華健 記得
    不要用整張臉來演
    只用眼睛來演
    好嗎?
    很明顯 我掌握不了
    可卻開了我的見識…
     
    大家看過 周星馳 的 大話西遊之兩集 嗎
     周星馳
    一身齊天大聖的裝扮
    臉上戴著厚厚的面具
    其實怎麼演呢
    沒錯
    就是透過了他那一雙眼睛來演…
     
    眼神中
    孫悟空 時而 桀驁不馴
    時而 散發著 潑猴的獸性…
     時而又 忠心耿耿
    高度驚覺地 保護著唐僧…
    眼觀八方 步步為營 …
    而煩擾著他的前世今生
    那些 愛恨情仇 生離死別…
    他都只用一雙眼晴
    把戲演絕了…
     
    很多人看 大話西遊 時
    很容易被周氏喜劇嬉鬧的方向所誤導
    看著看著
    笑啊笑
    其實就錯過了他這次想要的
    嚴肅演技的表演方法…
     
    …寫著寫著
    華健到底在寫甚麼…
     
     
    不過…
    過兩天你們就會瞭解我到底想寫甚麼了
    請記得
     
     眼睛
     
    相信我